电脑版
返回

搜索 繁体

艾勒里·奎恩中短篇小说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艾勒里·奎恩

《艾勒里·奎恩中短篇小说》作者是艾勒里·奎恩。艾勒里·奎恩中短篇全集小说

最近更新 2021-04-10

脸对脸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艾勒里·奎恩

《脸对脸》作者是艾勒里·奎恩。埃勒里的环球旅行已经进入了倒数第二个阶段。为了收集有用的写作素材,他已走访了许多城市,听警长们讲述了许多活生生的故事。他本来只计划在伦敦停留一个晚上,但就在从奥拉飞往伦敦的途中,却碰到了一个在伦敦警察厅威尔专员办公室工作的国际刑警。这位刑警非常讨人喜欢,从一个酒馆到另一个酒馆,他给他讲了一个又一个好故事,当埃勒里意识到时,几天几夜已经眨眼间过去了,新年就要到了。

最近更新 2021-04-10

弗兰奇寓所粉末之谜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艾勒里·奎恩

《弗兰奇寓所粉末之谜》作者是艾勒里·奎恩。奎因家的客厅里,五个人偶尔凑在一起,围坐在那张旧胡桃木餐桌边。地方检察官亨利·桑普森,身材修长,双眼炯炯有神;坐在他边上的,是威风凛凛的缉毒组组长萨尔瓦多·弗尔拉利,这是个魁梧的意大利人,右颊上有道长长的黑色疤痕;另一位是桑普森的助理——红发的蒂莫西·克罗尼。理查德·奎因警官与埃勒里·奎因并肩而坐,但却神色各异。老先生绷着脸,嚼着胡须尖儿;埃勒里盯着费尔拉利脸上的疤痕,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最近更新 2021-04-10

Z之悲剧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艾勒里·奎恩

《Z之悲剧》作者是艾勒里·奎恩。由于我个人在这段故事的一连串事件中所参与的部分,对于那些倾倒于哲瑞·雷恩先生大名的人们来说,实在提不起他们丝毫的兴趣,因此在兼顾身为妇人的虚荣心之下,我就尽可能简单扼要地做个自我介绍。我很年轻,年轻得即使以最严苛的标准衡量都毫无异议。我天生一双水灵灵的蓝色大眼睛——不知有多少充满想象力的绅士们曾如此形容——灿然如夜星,澄蓝似苍穹。

最近更新 2021-04-10

荷兰鞋之谜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艾勒里·奎恩

《荷兰鞋之谜》作者是艾勒里·奎恩。192x年1月,星期一。这是一个晴朗的寒风凛冽的早晨。艾勒里·奎恩漫步在静悄悄的长街,思索着手头正在办理的一桩案件。他紧裹一件厚墩墩的黑大衣,朝一组不算十分高大的建筑群走去。头上的礼帽压得很低,遮住额角,挡住了夹鼻眼镜闪烁的寒光,手杖敲得冰冻的路面噔噔作响。他绞尽脑汁,试图解开疑团,从死亡到尸体僵硬这段时间究竟发生过什么情况?他的眼神显得安详,但在风吹日晒显得黝黑的面颊上,皮肤却绷得很紧,手杖在水泥路面上有力地敲击着,这一切都暴露出他内心的紧张。

最近更新 2021-04-10

凶镇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艾勒里·奎恩

《凶镇》作者是艾勒里·奎恩。红砖建筑的莱特镇车站,外观低矮平阔。屋檐下方停置一辆生锈的手推车,车上坐着两个小男孩,他们身穿蓝色套头衫,两腿悬空晃动,嘴里很一致地嚼着口香糖,一边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奎因先生。车站外围的碎石路,随地可见马粪东一堆西一洼。窄小的两层木板房,以及仿佛驼着背、外表平庸的小店,都簇拥在铁路的一侧,也就是靠市区那一侧。奎因先生沿着方圆鹅卵石铺就的上坡街道向前望,可以看到沿路远处比较高的建筑,以及远去的巴土胖胖的屁股。至于铁路另一边,只有一个修车厂;一节业已报废但“菲力速食餐厅”的标识仍在的餐车;一家悬挂着霓虹灯招牌的铁匠铺。除了这些,其他地方都是一片悦人眼目的绿草地。

最近更新 2021-04-10

希腊棺材之谜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艾勒里·奎恩

《希腊棺材之谜》作者是艾勒里·奎恩。当乔治·卡吉士心力衰竭而死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知道这是一首谋杀交响乐的主题序曲,葬礼是静悄悄的。尸体上涂抹着防腐香油,套上夜礼服,盛入一口乌黑光亮的大棺材,棺材放到四周砌着旧砖的墓穴里;上面覆盖住泥土和草皮。出事的第一个讯号,是死者的法律事务代理人伍卓夫嚷嚷出来的。伍卓夫踱进死者的书房,信步穿过房间,走向两个书橱之间的一堵墙壁,卡吉士的保险箱就嵌进在这里。伍卓夫拨动保险箱上的号码盘,打开厚实的小圆门,就在送葬行列离家之前的五分钟他还看过它,用手触摸过它!然而事实却是:伍卓夫的的确发现它连同盛放它的铁盒,一起不翼而飞了。

最近更新 2021-04-10

悬崖上的谋杀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阿加莎·克里斯蒂

《悬崖上的谋杀》作者是阿加莎·克里斯蒂。《悬崖上的谋杀》(Why Didn't They Ask Evans / The Boomerang Clue),在这部小说中,阿加莎·克里斯蒂一如既往地将对英国上流社会的轻松讽刺和悬疑故事所应有的紧张气氛作了完美的结合,作为读者,在一次次地被虚象误导,被角色欺骗,被动机困绕的迷雾尽头,会发现一个美丽的新世界。

最近更新 2021-04-10

罗杰疑案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阿加莎·克里斯蒂

《罗杰疑案》作者是阿加莎·克里斯蒂。弗拉尔斯太太于16日晚(星期四)离世而去。17日(星期五)早晨八点就有人来请我去。我也帮不了什么忙,因为她已死了好几个小时了。九点过几分我就回到了家。我取出钥匙打开了前门,故意在大厅里磨蹭了一会,不慌不忙地把帽子和风衣挂好,这些都是我用来抵御初秋晨寒的东西。说老实话,我当时的心情非常沮丧忧愁。我并不想装模作样地认为,我能够预料今后几周将要发生的事。我确实无法预料,但我有一种预感,震撼人心的时刻即将到来。

最近更新 2021-04-10

零时(走向决定性的时刻)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阿加莎·克里斯蒂

《零时(走向决定性的时刻)》作者是阿加莎·克里斯蒂。壁炉附近的一群人几乎清一色全是律师或是跟法律有关的人物。马丁岱尔律师,王室律师顾问路华斯-罗德,因“卡斯岱尔斯”一案而出名的小丹尼尔斯,以及其他一些职业律师——嘉斯迪斯-克里弗先生,“路易斯特南奇公司”的路易斯先生,和老屈维斯先生。屈维斯先生年近八十,非常成熟、经验老道的八十高龄。他是一家有名的律师事务公司的成员,那家公司最有名的一员老将。他解决过无数难缠的微妙案件,据说他是全英格兰最懂得“诡秘缘由”的人,而且他是位犯罪学专家。

最近更新 2021-04-10

三幕悲剧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阿加莎·克里斯蒂

《三幕悲剧》作者是阿加莎·克里斯蒂。萨特思韦特先生坐在鸦巢屋的露台上,看着屋主查尔斯-卡特赖特爵士从海边爬上小路。鸦巢屋是一座漂亮的‌‌​现‎‍‎‌­代‍­‎​平房,木质结构不到一半,没有三角墙,没有三流建筑师爱不释手的多佘累赘的设计。这是一幢简洁而坚固的白色建筑物。它看起来比实际的体积小得多.真是不可貌相。这房子的名声要归功于它的位置-居高临下,俯瞰整个鲁茅斯海港。露台由结实的回栏保护着.从露台的一角看过去,有一堵悬崖峭璧,直落海底.鸦巢屋离城里有一英里路程.这条路从内地过来,然后在海岸高处迂回盘旋。如果徒步跋涉,七分钟就可以走完查尔斯爵士此刻正在攀登的陡峭的渔夫小道。

最近更新 2021-04-10

清洁女工之死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阿加莎·克里斯蒂

《清洁女工之死》作者是阿加莎·克里斯蒂。赫尔克里-波洛从维拉饭店出来,迈步朝索霍区走去。他竖起大衣领护住他的脖子,他这样做,与其说是一种需要,不如说是处于谨慎,因为这时的夜晚并不太冷。“不过,在我这种年龄,一个人还是别冒什么风险的好。”波洛习惯这样说。他心情愉快,两眼睡意朦胧。维拉饭店的蜗牛实在是美味极了,真是一个好地方,这个地道的小餐馆,这次总算是找对了。这样想着,赫尔克里-波洛像一只吃得心满意足的狗那样,卷起舌头舔了舔他的嘴唇,又从口袋里掏出手绢,小心翼翼地拍了拍他浓密的小胡子。

最近更新 2021-04-10

马普尔小姐探案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阿加莎·克里斯蒂

《马普尔小姐探案》作者是阿加莎·克里斯蒂。我亲爱的,我想我没告诉过你们——你,雷蒙德,还有你,琼——有关几年前发生的一桩奇特的小案子。不管怎样,我不想让人们觉得我很自负——当然了,我也知道和你们年轻人比起来我根本算不上聪明——雷蒙德会写那些关于令人讨厌的­‌­‎‍男‍‍‌男‎​​‎­​‎‍女‎​女­‌们的非常‌‌​现‎‍‎‌­代‍­‎​的书——琼会画那些出众的图画,上面全是一些四四方方的人,身上有的地方非常奇怪地凸了出来——你们都很聪明,我亲爱的,只是像雷蒙德经常说的那样(但是以非常亲切的口气说出的,因为他是天下最善良的侄子),我是不可救药的维多利亚时代的人。我羡慕艾玛先生——塔德玛还有福雷德里克-赖顿先生。

最近更新 2021-04-10

尾页

输入页数

(第1/72页)当前16条/页

完本